Blankenship Sahin

  • 零點眉眼淡然道:“當然是防小人。”

    輕掀眼皮看向炸毛的孔琳琳:“最近我的東西不是被人用了就是少了,你這麼激動幹什麼?難不成是你?” 喬汐,站在總統套房的門口,遲遲未進。

    顧懷遠優雅看她,勾脣笑開:“你不是說要見我?進來吧。”

    來都來了,自然不能臨陣退縮。喬汐點頭,抖一把身子,硬着頭皮進去。

    厚重的房門,關上的一刻,喬汐只覺得,顧懷遠彷彿越發的高大,壓迫。

    套房內的氛圍,很*。

    果然,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她還是不能適應。哪怕,她與顧懷遠是清清白白的。

    “坐吧。”顧懷遠對喬汐指向一旁的白色沙發,自己,也隨即坐下。

    喬汐緩緩坐下,看了眼顧懷遠,與平時精神幹練的他不一樣。此刻,他身上的衣着很隨性,白襯衫的鈕釦並沒有扣齊,露…[Read more]

  • 比如眼前這個閨蜜,在她高興的時候陪她一起笑,在她難過的時候陪她一起哭,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她的破房子還是願意給她留一扇門,這份感情不管過多少年都不會淡,她是這樣她相信程澄也是如此。

    她們就像是那些花瓣,已經說好要一起綻放也要一起凋謝,任由天使如何勸阻都沒有用,因爲她們已經說好這輩子要一起美麗也要一起老去。

    童沫的眼眶有些潤潤的,而程澄的表情也在慢慢發生着變化,只因爲兩人之間沉澱的感情太多所以這一刻猛然的相顧無言。

    “進來坐吧。”過了好一會兒程澄才抿開了嘴淡淡的說了句,而說完程澄便先轉了身走進了屋子。

    茹熙微…[Read more]

  • 他的冷嘲熱諷徐承亦自然是聽得出來的,他朝他走過去,從口袋裏掏出那封信封和那瓶藥來,砰的一聲丟在他的辦公桌上。

    遲玄眯起眼睛,盯着那瓶藥和信封,擰眉問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曠了那麼多天的工,一回來就衝你的上司發火?”

    以往他從來都不會拿自己的身份來壓制他,畢竟兩人是情同手足的兄弟,可是現在……情況卻不一樣了。

    “呵……發火?”徐承亦冷笑,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已經不見了,取而代之是冷漠的徐承亦。

    “要我說嗎?遲玄,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狠心!”

    “狠心?”遲玄冷笑出聲:“你和我共事這麼多年,難道還不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?我狠心這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嗎?”

    “你對其他女人狠心我不管,但是小暖,我不許你碰她一絲一毫,…[Read more]

  • 因爲老人臉上完全看不出什麼異樣,就跟剛纔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    她緊張地呼吸,看到了地上破碎的酒杯。

    “我……剛纔不小心摔了酒杯,一一,陪我回屋子裏去,你需要換一身乾淨的衣服。”

    韓老夫人操控着輪椅,握住了慕一一冰涼的小手,“瞧瞧,這手涼的……一會可別感冒了。”

    慕一一輕輕掙脫老人的手,走到輪椅後面握住了把手,說:“韓奶奶,我推你回去吧!”

    她想,這會屋子裏面,那快樂的求婚儀式大概也該結束了。

    可是,剛纔那位雷先生究竟是誰呢?

    ……

    韓家在半山上的頂級豪華別墅區裏,這裏的道路除…[Read more]

  • 她仍舊笑着,緩緩的回答兒子,“……是。”

    結束晚飯出來的時候,秦嶼和季雨桐當然是一起,男人卻並沒有和她們一起回家。

    “那邊的飯局還沒結束,得過去。”

    “好。”

    雙手都插放在褲子口袋裏,他扯動着薄脣這樣說,背對着燈影的關係,那雙黑眸更加的深,看不到裏面的情緒。她也只能拉着兒子的手,點頭。

    回到家,沒有像是往常一樣立即去上樓換衣服,而是等待了一會兒,大概掐算了一下時間,拿出手機撥通了男人的電話。一遍兩遍,顯示線路接通卻並沒有人被接起,等着第三遍時,那邊開…[Read more]

  • Blankenship Sahin became a registered member 4 months, 2 weeks ago